當地時間4月17日,瑞士日內瓦,烏克蘭問題四方會談正式召開。與會者有美國國務卿克裡、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烏克蘭外長Andrii Deshchytsia和歐盟高級代表阿什頓。
  
  當地時間4月17日,瑞士日內瓦,烏克蘭問題四方會談正式召開。與會者有美國國務卿克裡、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烏克蘭外長Andrii Deshchytsia和歐盟高級代表阿什頓。
  中新社北京4月18日電 題:烏克蘭問題四方“以退為進” 局勢走向考驗各方“分寸”
  作者 文龍傑 劉旭
  俄羅斯、烏克蘭、美國和歐盟四方17日在瑞士日內瓦就烏克蘭問題舉行四方會談,與會四方一致同意採取切實步驟緩解日趨複雜緊張的烏克蘭局勢。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當天也在聲明中歡迎有關各方為緩和烏局勢所作出的“初步外交斡旋”。
  在四方會談開始之前,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會談難有實質性成果。一方面是因為會談前並沒有一個成熟方案供各方討價還價,另一方面,與會四方的實際訴求並非完全一致,也各有其顧慮,有媒體甚至擔心出現美、歐、烏“三對一”對付俄羅斯的局面。
  不過,在烏克蘭東部地區局勢日趨惡化的情況下,四方有意願坐下來商談本身就可以說明一些問題:俄美作為局勢的主要博弈方,儘管口水戰打得激烈,但都在小心地權衡危機進一步激化可能帶來的利弊。
  分析人士認為,隨著美國戰略重心的調整,與莫斯科在烏克蘭問題上“針尖對麥芒”,全面激化與莫斯科的矛盾並不符合華盛頓的長遠計劃。從這個角度來講,烏克蘭危機繼續惡化並不利於美國的戰略規劃。另外,此前的克裡米亞危機也讓西方意識到俄羅斯保衛其“後蘇聯空間”的決心和手段。概言之,無論從戰略還是戰術層面,美國都不願意在烏克蘭問題上長期糾纏。
  而歐盟對烏克蘭政策更顯微妙。一方面宣佈加大對俄人員製裁,另一方面卻在試圖破解歐盟各國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但歐盟在短期內無法找到新的能源供應方,無法承受烏克蘭危機進一步激化可能帶來的消極影響。
  從俄羅斯方面看,儘管俄國內反對西方的社會情緒已經被調動起來,但它同樣不希望危機進一步升級,使自己陷入與西方的全面對抗中。根據俄方4月16日的數據,今年第一季度俄經濟增長速度僅為0.8%,而此前的預計為2.5%,俄羅斯外來投資第一季度下降了4.8%。實際上,美歐的製裁措施尚未全方面展開,例如尚未動用WTO和世界銀行一類的國際機制。世界銀行預計,如果烏克蘭的動蕩持續下去,西方國家對俄實施更多製裁,俄羅斯經濟今年可能會萎縮將近2%。
  由此看來,儘管與會四方各有訴求和顧慮,但局勢繼續惡化對誰都沒有好處,僅憑此一點“共識”,四方從實際利益出發達成一致性建議並非“意外之舉”。不過潘基文在17日的聲明中也強調,目前烏克蘭局勢特別是東部地區的情況遠未明朗,共識能否真正落實還有待進一步觀察,當前局勢“仍極不穩定”。
  有觀點認為,烏克蘭東部的緊張局勢是克裡米亞危機的擴大化,但實際上二者情況又有不同。東部地區是烏克蘭的國家主體,歸屬權清晰,不存在歷史爭議。有數據表明,頓涅斯克、盧甘斯克與哈爾科夫三個地區的GDP占烏克蘭全國的1/3到1/2,人口也約占全國總人口一半。如果說,克裡米亞的獨立如同斷烏一腕,那東部的危機則可能使烏克蘭陷入分裂,乃至崩潰。
  因此,一方面,烏克蘭臨時政府反應激烈,針對東部親俄武裝採取了真槍實彈的“反恐行動”,同時希望美國和歐盟進一步向俄施壓,加大對俄製裁力度。
  另一方面,俄、烏較之此前更為審慎。烏克蘭臨時政府總理亞採紐克在4月11日表示,沒有人會損害講俄語居民使用母語的權利,這被視為對此前激進民族主義政策的一個校正。此外,他還表示將積極發展與俄羅斯的貿易往來。這兩項承諾都旨在安撫東部的親俄民眾。
  俄羅斯方面則一再表示親俄武裝分子的活動與己無關,否認在烏邊境屯兵,並且從總統、總理到外長多次在不同場合表示,“動用武力十分危險。”美國戰略家布熱津斯基早先的分析,已經把俄羅斯的顧慮說得很清楚:“俄羅斯是有能力把烏克蘭引入到一場激發仇恨、引起天下大亂的國內戰爭的。但若如此,這將會使大多數烏克蘭人成為俄羅斯的永世仇敵。”很顯然,俄羅斯最希望得到的是一個與俄同心的斯拉夫兄弟,而不是仇俄恨俄的危險鄰國。
  儘管四方會談達成的共識為解決烏克蘭危機帶來“一線希望”,但鑒於各方之間分歧與依賴並存的狀態短期內難以消弭,有關烏克蘭問題的美俄烏歐四方會談或將機制化和常態化,“俄美對抗”、“經濟孤立”、“能源短缺”仍有可能成為下一階段的關鍵詞。前景如何,還要看博弈各方的“分寸感”。(完)  (原標題:烏問題四方“以退為進” 局勢考驗各方“分寸”)
創作者介紹

環境清潔

oy59oyae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